跳转到主要内容

远瞻

美中经济报告2019第二季更新

贸易冲突可能出现新情况

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

令人惊讶和遗憾的是,中美之间持续了5个月的贸易谈判于5月10日突然结束,美国将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从10%增加到 25%。目前尚不清楚是否会很快出现新一轮缓和贸易紧张局势的谈判。如果长期实行新关税政策,中国的世界工厂、全球供应链和美国的进口和分销系统可能会遭受重大打击。

除了双方的新关税外,贸易争端中的最新冲突还涉及非关税贸易壁垒,特别是在采用复杂技术的商品领域。2019年5月15日,特朗普总统下令美国商务部限制向可能构成安全风险的外国公司出售和购买电信设备。第二天,华为及其附属公司接到受到新政策限制的通知。该通知已经对全球的销售和投资计划造成影响。

问题是: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对两个经济体会造成什么影响?

我们在国泰银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预测中心美中经济报告中曾经论述,两国的理念和经济政策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差异,结合近期贸易紧张局势的升级,看来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正朝着人称“修昔底德陷阱”的方向发展。修昔底德陷阱描述了一种情况,即新兴力量和现有的主导力量之间会不可避免地向冲突方向发展。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冲突会超越市场竞争。最近的贸易冲突清楚地表明,现在争议中的触发点是消费品、中间产品和最终成品以及技术。

问题是: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对两个经济体会造成什么影响?经过一年的拉锯式谈判,我们了解到,虽然理解两国立场的基础,但很难预测双方的政治底线和回应。贸易争端的持续时间和紧张程度将成为两国成本和谈判立场的决定性因素。

鉴于美中经济关系持续存在不确定性,我们预计中国制造商将加速退出,以避开目前高企的25%的关税,而作为回应,未来中国也可能对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为应对中国工资增长以及来自南亚和东南亚的竞争,撤离已经开始。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撤离速度将决定影响的大小。在中国方面,已经计划进行更加平缓的调整。然而,更快速的调整将减缓增长并转移对其他经济优先事项的关注。在美国方面,消费者将面临贸易转移的调整成本,包括供应链中断(单纯因关税而转移到其他国家的贸易)以及对仍将从中国进口的数千亿美元的商品征收关税带来的价格上涨。

 

关税、贸易和供应链的重新布局

虽然我们是从单一事件推断需求和货物供应会不断发生变化,但近期的贸易动向也表明了这一点。过去一年,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是500亿美元进口价值的25%,以及2,000亿美元进口价值的10%;而中国的关税为10%,虽然规模较小,但对美国的出口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图1比较了2018年第一季度和2019年第一季度从主要贸易伙伴进口到美国的商品价值。这涵盖了从最初的关税冲突前到最近的冲突之前的时期。只有两个国家有所下降;中国下降了14%,加拿大下降了3%。美国增加了从越南 (40%)、台湾 (21%)、南韩 (18%)、印度 (15%)、欧盟 (5%) 和墨西哥 (5%) 的进口。值得注意的是,作为美国进口的来源国,中国现在已经降至欧盟之后,排在第二位。

图1. 按进口计算的美国主要贸易伙伴(以美元计算)
图1. 按进口计算的美国主要贸易伙伴(以美元计算)
来源:美国统计局

图2显示了同期出口到主要贸易伙伴的美国商品的比较情况。只有三个贸易伙伴有所下降;中国下降了19%,香港下降了23%,加拿大下降了1%。美国增加了向印度 (19%)、越南 (17%)、台湾 (16%)、欧盟 (11%) 和日本 (5%) 的出口。

图2. 按出口计算的美国主要贸易伙伴(以美元计算)
图2. 按出口计算的美国主要贸易伙伴(以美元计算)
来源:美国统计局

图3显示了从2018年第一季到2019年第一季美国各行业的进口情况。进口降幅最大的为油气,降幅达到19%;这当然是由于美国油产量的提升。电脑和电子产品行业出现了第二大降幅,降幅为5%,从950亿美元降至900亿美元,其中一些可能是由于中国进口产品的关税。排在第三的是原料金属进口额,从250亿美元下降到220亿美元。2018年3月对钢铁和铝征收的关税可能是该行业进口下降的主要因素。运输设备(例如汽车和飞机)的增幅最大,从970亿美元增加到1,020亿美元,其中墨西哥的汽车增幅最大。

图3. 美国进口产品(十亿,以美元计算)
图3. 美国进口产品(十亿,以美元计算)
来源:U.S. Trade Online

图4是美国出口产品的类似清单。最大降幅是原料金属价格,从160亿美元降至130亿美元,降幅为17%,至少部分原因是其他国家对美国铝和钢铁关税升高的反击。第二大降幅是农产品,从180亿美元降至170亿美元,下降6%,主要是由于中国对美国关税的报复。美国出口增幅最大的是油气产品;从150亿美元增加到210亿美元。

图4. 美国出口产品(十亿,以美元计算)
图4. 美国出口产品(十亿,以美元计算)
来源:U.S. Trade Online

图5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至2019年第一季度从中国进口到美国降幅最大的十个行业。电脑和电子产品行业的降幅最大,从420亿美元降至320亿美元,下降了25%。该行业的影响非常明显。仔细查看,图3显示了美国电脑和电子产品进口总额仅下降了50亿美元。是什么造成了差异? 答案部分至少是由于这些产品的供应链重新布局,包括最终装配(这一因素影响了进口商品的来源)。图6进一步表明了这种现象。美国从三个国家/地区进口的电脑和电子产品大幅增加:越南从30亿美元上涨至60亿美元,涨幅109%;台湾从37亿美元上涨至59亿美元,涨幅45%;南韩从36亿美元上涨至45亿美元,涨幅24%。

图5. 从中国进口到美国的十大行业(十亿美元,以美元计算)
图5. 从中国进口到美国的十大行业(十亿美元,以美元计算)
来源:U.S. Trade Online
图6. 美国进口电脑及电子产品(以美元计算)
图6. 美国进口电脑及电子产品(以美元计算)
来源:U.S. Trade Online

 

中美货币兑换

图7显示了中国/美国自2013年以来的汇率。随着最近公布的关税增加,人民币(CNY)对美元的汇率迅速从6.7下降至6.9。我们看到,类似的人民币贬值从2018年4月持续到11月,从6.3降至6.9。最近3%的贬值抵消了关税导致的部分出口成本的上升。例如,如果一台电脑的价格是600美元,关税为10%,其他因素保持不变,则价格将会增加到660美元。但是,如果人民币因货币贬值而下降3%,则美国的关税前价格将变为582美元。加上关税,价格将增加10%至640.20美元,净增长6.7%。净价格的增加主要是对美国零售商和消费者征税。

图7. 每日中国/美国外汇汇率(CNY/USD)
图7. 每日中国/美国外汇汇率(CNY/USD) 
来源:美联储理事会

展望未来

令我们意外的是,可能采取的温和交易目前尚未出现。关于两个国家在贸易协议中愿意接受什么条件,双方的公众形象都是由强硬观点主导。因此很难判断在不久的将来能否达成新的贸易协定。特朗普总统一直试图通过农业补贴和爱国言论来获取受到严重打击的美国农民的支持。在中国,媒体一直在播放反映朝鲜战争期间中美冲突的电影,官方审核的电影提醒着人们中国政府所反对的世纪屈辱和不平等条约。这些不是容易摆脱的立场。

即使签订一项贸易协议,导致当前贸易争端的结构性问题仍将存在。也就是说,在“美国第一”与“中国梦”的时代,战略竞争将成为至少未来几年的新常态。我们应该预计持续的贸易冲突并作好准备,包括建立非关税壁垒,以及不仅在美国和中国之间,而且在其他国家之间发展新的贸易和投资模式。尽管從南亚、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的国家将获得经济收益,但从最具经济优势的地区转移贸易,将增加美国和中国的成本。

 

 

download this report  
下载此报告

关于此报告


国泰银行(Cathay Bank)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经济预测中心(UCLA Anderson Forecast)日前合作编写了《中美经济报告》。报告中,预测中心的学者们将会分析与讨论他们对于世界上头两大经济体当前与未来的看法。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经济预测中心成立65年以来,持续提供关于美国与加利福尼亚州经济的分析报告。其在领域内长期处于领先的地位,而日后所发行的年度经济报告和季度专栏将侧重于影响美国和中国之间投资行为与资金流动的相关事件。

本报告中的预测性陈述,是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预测中心根据目前可获得的资讯,对美国及中国当前及未来经济状况的分析及观点。这些预测乃依据业界趋势与其他因素所作出的,且包含了风险、变数与不确定性。此资讯以概述方式呈现,并未宣称资讯完整。本报告中的资讯不应被视为针对您或您的企业采取特定行动的意见或建议,且并不考虑您的特定业务目标、财务状况或需求。

在此提醒读者不要过度依赖本报告中的前瞻性陈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预测中心不负责在本报告日期后,针对非预期事件或情况公开发表对这些前瞻性陈述的任何修订结果。尽管已谨慎准备预测资讯,实际结果可能会有正面或负面的实质性差异。预测与假设范例可能因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预测中心控制以外的不确定性与偶发事件受到影响。

 

关于作者


Jerry Nickelsburg,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预测中心总监

Jerry Nickelsburg在2006年时加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安德森管理学院及安德森预测中心。自2017年起出任安德森预测中心总监。他也在工商管理硕士课程中教授经济学,关注企业预测与亚洲经济。他拥有明尼苏达大学的经济博士学位,并曾就读于维吉尼亚军校以及乔治华盛顿大学。他在经济学与公共政策有关的言论获广泛发表及引用。

 

William Yu,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预测中心经济学家

William Yu在2011年以经济学家的身份加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预测中心。他在预测中心主要负责的领域包括经济建模、预测与洛杉矶经济。同时也从事中国经济以及其与美国经济的关系研究与预测。他的研究主轴包括诸如时间序列计量经济学、数据分析、股票、债券、房地产与商品价格动态、人力资本与创新等广泛的经济金融问题。

Share This Article: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