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远瞻

美中经济报告2019第一季更新

美中即将达成新一轮贸易协议?

贸易谈判取得进展

当美国宣布在2019年3月31日的截止日期不会对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时,全世界都松了口气。这是因为美中之间的贸易谈判有所进展。全面的贸易战暂时还打不起来。虽然股票市场会对影响公司利润的各种新闻作出反应,但上证综合指数出现反弹并收复了在2018年的大部分损失(图1,红线),而美国标普500指数(图1,蓝线)也几乎在同一时间逆转,而这并不是巧合。但两国能达成协议吗?仍有一些难题尚待解决。不过有迹象表明双方正在朝着有限协议的方向发展。

图1. 2017年1月至今的标普500和上证综合指数百分比变化
图1. 2017年1月至今的标普500和上证综合指数百分比变化
来源:雅虎金融

 

新的贸易协议可能包含什么?

媒体报导指出,中美双方都可能在一份温和的贸易协议做出让步。但我们不应轻信这些透露出来的消息,因为它或许只是一种谈判策略。某些条款最后可能不会包含在协议内。新华社和特朗普政府官员都暗示正在针对以下领域谈判:

  • 中国购买的美国商品和服务(尚未指定金额和时间范围)
  • 中国向美国公司开放一些市场(待定)
  • 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法律和执法方面的变化
  • 修改或撤销技术转让的法规
  • 修改美国关税和投资规则
  • 协议的执行

上面提到的一些项目比较直接且争议较少,而且可能已经达成共识。例如,基于美方要求,中国最近宣布将禁止所有阿片类芬太尼变体,这是容易做出的让步。购买更多的美国农产品(以牺牲其他国家农民的利益为代价)也相对容易。中方可能希望通过这些善意的信号,使谈判达成一个互利的结果。

另一方面,正如之前报告中所述,存在的争议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国内核心经济政策提出的要求,而这方面并非不可能解决但会非常艰难,其中包括:

  • 双方对国家在经济中的作用持不同的看法。中方认为,国家和政党应通过扶植其产业,在经济增长中发挥积极作用。中国在2015年制订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及习近平主席在随后的讲话中都清晰表明了这一点。美方要求中国政府最多在工业和商业领域扮演被动角色。在这个问题上,中方没有太多妥协的余地。
  • 关于所在国政府补贴因外国出口商蒙受损失的本地行业,世贸组织(WTO)对此类政府补贴设有具体的规则。每个案件都需要向世贸组织提出诉讼,过程通常会持续数年。美方要求中方在世贸组织程序之外,解决美方对中国违反世贸组织规则的投诉,并要中方撤销在世贸组织中对美国的投诉。中方则想要留在世贸组织框架内解决,并且不满美方所持有的不对称立场。
  • • 据说美国想建立一个强制执行机制,如果中国违反新协议的规定,将会自动触发相关处罚,例如关税。报导称,美方希望能够在无需中方回应的情况下重新建立关税壁垒。由于美国将是中国是否已按规定履行协议的唯一仲裁者,因此这一要求遭到拒绝。据称中方的回应是该强制执行机制应该具有双向性,同样遭到美方拒绝。

据《南华早报》报导,新华社在评论中援引中国官员的说法,认为剩下的问题都是「硬骨头」。我们对此表示同意,但期望两国能够找到一些共识,以便在短期内达成贸易协议,并同意在未来继续就其他问题展开谈判。

但是请记住,新的贸易协议并不意味着在未来数年,这两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之间不会出现紧张局势或争端。正如在之前报告中提出,世界正处于美中战略竞争的新时代,特别是在科学和技术领域。例如,上个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向一个美国参议院小组表示,谷歌在华的工作使中国军队直接受益。谷歌则在回应中表示,已放弃部份之前向中国政府提出的提案。我们预期国家未来会有更多此类对高技术产品和服务的审查和监管。

 

国际贸易更新信息

图2显示2017年(黄色条形柱)和2018年(蓝色条形柱)美国商品出口前十的贸易国/地区。除中国大陆和香港外,美国对所有贸易伙伴的出口都有所增加 。显示易见的原因是,中国对美国的关税措施进行了报复以及中国经济增长放缓。 2017年美国出口量前三位的国家是加拿大、墨西哥和中国,2018年依然如此。图3显示2017年 和2018年美国商品进口前十大贸易国。去年,美国从所有主要贸易伙伴的进口都有增加。这包括中国,尽管美国对其价值2,50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产品加征了关税。至少就目前而言,关税是由美国消费者而不是中国的生产者买单。

图4显示美国贸易逆差排名前十的国家。其中对中国的逆差最大,占总额的一半左右。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从2017年的3,760亿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4,190亿美元。鉴于美国就业和消费的增长,同时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正迅速膨胀并需要融资,出现这种情况不足为奇;而这与特朗普政府宣布的目标却背道而驰。

图2. 按商品出口价值排列的美国十大贸易伙伴
图2. 按商品出口价值排列的美国十大贸易伙伴
来源:美国统计局
图3. 按商品进口价值排列的美国十大贸易伙伴
图3. 按商品进口价值排列的美国十大贸易伙伴
来源:美国统计局
图4. 按贸易逆差值排列的美国十大贸易伙伴
图4. 按贸易逆差值排列的美国十大贸易伙伴
来源:美国统计局

图5显示2017年(黄色条块)和2018年(蓝色条块)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十大商品。 2018年,只有三个行业的出口值出现下降:(1)运输设备;(2) 农产品及(3)废物和废料。特别是对农产品而言,从2017年的160亿美元下降到2018年的60亿美元,令人震惊。其直接原因是北京做出的关税和购买决策,而这恰好冲击到总统支持率最高的农业县地区。按价值计算(图6),每个主要进口行业的进口值较去年有所增加。

图5. 从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十大商品
图5. 从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十大商品
来源:U.S. Trade Online
图6. 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十大商品
图6. 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十大商品
来源:U.S. Trade Online

 

概述

美中经济关系有可能在未来分化为双层的贸易关系。一个层面是,如果达成新贸易协议,一些消费品、服务、投资和旅游业等的交易将在相对自由的贸易环境中延续。在另一个层面,涉及先进技术、信息、通信和国家安全的商品和服务将受到战略竞争参数的约束,而非实施自由贸易。本报告中的问题仍待解决。会达成协议吗?现有一些可靠的迹象表明,本报告预测的温和的协议即将达成。

 

 

download this report  
下載此報告

关于此报告


国泰银行(Cathay Bank)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经济预测中心(UCLA Anderson Forecast)日前合作编写了《中美经济报告》。报告中,预测中心的学者们将会分析与讨论他们对于世界上头两大经济体当前与未来的看法。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经济预测中心成立65年以来,持续提供关于美国与加利福尼亚州经济的分析报告。其在领域内长期处于领先的地位,而日后所发行的年度经济报告和季度专栏将侧重于影响美国和中国之间投资行为与资金流动的相关事件。

本报告中的预测性陈述,是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预测中心根据目前可获得的资讯,对美国及中国当前及未来经济状况的分析及观点。这些预测乃依据业界趋势与其他因素所作出的,且包含了风险、变数与不确定性。此资讯以概述方式呈现,并未宣称资讯完整。本报告中的资讯不应被视为针对您或您的企业采取特定行动的意见或建议,且并不考虑您的特定业务目标、财务状况或需求。

在此提醒读者不要过度依赖本报告中的前瞻性陈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预测中心不负责在本报告日期后,针对非预期事件或情况公开发表对这些前瞻性陈述的任何修订结果。尽管已谨慎准备预测资讯,实际结果可能会有正面或负面的实质性差异。预测与假设范例可能因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预测中心控制以外的不确定性与偶发事件受到影响。

 

关于作者


Jerry Nickelsburg,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预测中心总监

Jerry Nickelsburg在2006年时加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安德森管理学院及安德森预测中心。自2017年起出任安德森预测中心总监。他也在工商管理硕士课程中教授经济学,关注企业预测与亚洲经济。他拥有明尼苏达大学的经济博士学位,并曾就读于维吉尼亚军校以及乔治华盛顿大学。他在经济学与公共政策有关的言论获广泛发表及引用。

 

William Yu,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预测中心经济学家

William Yu在2011年以经济学家的身份加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预测中心。他在预测中心主要负责的领域包括经济建模、预测与洛杉矶经济。同时也从事中国经济以及其与美国经济的关系研究与预测。他的研究主轴包括诸如时间序列计量经济学、数据分析、股票、债券、房地产与商品价格动态、人力资本与创新等广泛的经济金融问题。

Share This Article:

分享此文章